学校首页
动态新闻
学术交流
学术沙龙

专家费究竟应从谁的口袋里出

作者:   来源: 时间:2015-03-14 23:17:17    

交给专家费究竟应从谁的口袋里出

市场还是交给政策?这个问题与专家费从谁的口袋里出密切相关。
在北京参加过多次评标的评标专家老梁告诉记者,很多专家费都是中标供应商最后支付的。广西某代理机构负责人告诉记者,有时候专家费由中标人出,有时候也由采购人出。“有时候利润空间实在太小,甚至赔钱。这时候就得跟采购人协商。没有哪条法律规定专家费该由谁出,作为代理机构我们也不容易。”而湖北黄冈市国税局财务科副科长赵琳威则告诉记者,在他上任以来只接手过一起公开招标项目,当时专家费是由该局单独支付的。
中招国际招标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胡杰告诉记者,在他接触的采购人单位中,政府采购项目相关预算中并无招标服务项目,更无从谈起专家劳务费。因此多数情况是采购人与代理机构协商后,将“由中标供应商支付专家费”等条件写入招标文件。“如果标的金额太小,供应商本来积极性就不高,加上这样的条件无疑为流标增加了一重风险因素。”胡杰说。
江西方兴科技有限公司汪才华认为,说到底,羊毛出在羊身上,代理服务费里本身就包含了专家费等费用,而由供应商支付是否会造成中标价水涨船高?
专家费这笔钱应该从谁口袋里出,这在国际国际关系学院公共市场与政府采购研究所副所长赵勇看来并不是什么问题。赵勇认为,专家费已经包括在代理服务费里面了,因此这笔钱就应该由代理机构出。《招标代理服务收费管理暂行办法》中明文规定,本办法所称招标代理服务收费,是指招标代理机构接受招标人委托,从事编制招标文件(包括编制资格预审文件和标底),审查投标人资格,组织投标人踏勘现场并答疑,组织开标、评标、定标,以及提供招标前期咨询、协调合同的签订等业务所收取的费用。也就是说,代理服务费已经包括了组织评标所需的专家费。“有的代理机构说小项目如果出专家费就赚不到钱了。可这就是市场经济的特点啊,连自己的赔与赚都把握不好的代理机构必然要被淘汰的。”赵勇说。
在烟台,这笔专家费则由财政部门另行拨付。在记者采访的烟台代理机构中,无一家对专家费以及由专家费引起的相关问题有任何抱怨。胡杰曾谈到,如果不考虑委托代理行为是个市场行为的话,专家库由财政部门组建,包括劳务费用在内的相关管理因素也应当由组建专家库的财政部门负起责任。交给专家费究竟应从谁的口袋里出

市场还是交给政策?这个问题与专家费从谁的口袋里出密切相关。
在北京参加过多次评标的评标专家老梁告诉记者,很多专家费都是中标供应商最后支付的。广西某代理机构负责人告诉记者,有时候专家费由中标人出,有时候也由采购人出。“有时候利润空间实在太小,甚至赔钱。这时候就得跟采购人协商。没有哪条法律规定专家费该由谁出,作为代理机构我们也不容易。”而湖北黄冈市国税局财务科副科长赵琳威则告诉记者,在他上任以来只接手过一起公开招标项目,当时专家费是由该局单独支付的。
中招国际招标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胡杰告诉记者,在他接触的采购人单位中,政府采购项目相关预算中并无招标服务项目,更无从谈起专家劳务费。因此多数情况是采购人与代理机构协商后,将“由中标供应商支付专家费”等条件写入招标文件。“如果标的金额太小,供应商本来积极性就不高,加上这样的条件无疑为流标增加了一重风险因素。”胡杰说。
江西方兴科技有限公司汪才华认为,说到底,羊毛出在羊身上,代理服务费里本身就包含了专家费等费用,而由供应商支付是否会造成中标价水涨船高?
专家费这笔钱应该从谁口袋里出,这在国际国际关系学院公共市场与政府采购研究所副所长赵勇看来并不是什么问题。赵勇认为,专家费已经包括在代理服务费里面了,因此这笔钱就应该由代理机构出。《招标代理服务收费管理暂行办法》中明文规定,本办法所称招标代理服务收费,是指招标代理机构接受招标人委托,从事编制招标文件(包括编制资格预审文件和标底),审查投标人资格,组织投标人踏勘现场并答疑,组织开标、评标、定标,以及提供招标前期咨询、协调合同的签订等业务所收取的费用。也就是说,代理服务费已经包括了组织评标所需的专家费。“有的代理机构说小项目如果出专家费就赚不到钱了。可这就是市场经济的特点啊,连自己的赔与赚都把握不好的代理机构必然要被淘汰的。”赵勇说。
在烟台,这笔专家费则由财政部门另行拨付。在记者采访的烟台代理机构中,无一家对专家费以及由专家费引起的相关问题有任何抱怨。胡杰曾谈到,如果不考虑委托代理行为是个市场行为的话,专家库由财政部门组建,包括劳务费用在内的相关管理因素也应当由组建专家库的财政部门负起责任。
交给专家费究竟应从谁的口袋里出

市场还是交给政策?这个问题与专家费从谁的口袋里出密切相关。
在北京参加过多次评标的评标专家老梁告诉记者,很多专家费都是中标供应商最后支付的。广西某代理机构负责人告诉记者,有时候专家费由中标人出,有时候也由采购人出。“有时候利润空间实在太小,甚至赔钱。这时候就得跟采购人协商。没有哪条法律规定专家费该由谁出,作为代理机构我们也不容易。”而湖北黄冈市国税局财务科副科长赵琳威则告诉记者,在他上任以来只接手过一起公开招标项目,当时专家费是由该局单独支付的。
中招国际招标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胡杰告诉记者,在他接触的采购人单位中,政府采购项目相关预算中并无招标服务项目,更无从谈起专家劳务费。因此多数情况是采购人与代理机构协商后,将“由中标供应商支付专家费”等条件写入招标文件。“如果标的金额太小,供应商本来积极性就不高,加上这样的条件无疑为流标增加了一重风险因素。”胡杰说。
江西方兴科技有限公司汪才华认为,说到底,羊毛出在羊身上,代理服务费里本身就包含了专家费等费用,而由供应商支付是否会造成中标价水涨船高?
专家费这笔钱应该从谁口袋里出,这在国际国际关系学院公共市场与政府采购研究所副所长赵勇看来并不是什么问题。赵勇认为,专家费已经包括在代理服务费里面了,因此这笔钱就应该由代理机构出。《招标代理服务收费管理暂行办法》中明文规定,本办法所称招标代理服务收费,是指招标代理机构接受招标人委托,从事编制招标文件(包括编制资格预审文件和标底),审查投标人资格,组织投标人踏勘现场并答疑,组织开标、评标、定标,以及提供招标前期咨询、协调合同的签订等业务所收取的费用。也就是说,代理服务费已经包括了组织评标所需的专家费。“有的代理机构说小项目如果出专家费就赚不到钱了。可这就是市场经济的特点啊,连自己的赔与赚都把握不好的代理机构必然要被淘汰的。”赵勇说。
在烟台,这笔专家费则由财政部门另行拨付。在记者采访的烟台代理机构中,无一家对专家费以及由专家费引起的相关问题有任何抱怨。胡杰曾谈到,如果不考虑委托代理行为是个市场行为的话,专家库由财政部门组建,包括劳务费用在内的相关管理因素也应当由组建专家库的财政部门负起责任。